玄笙

生而由我.


除亲友外转载一律拉黑


请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咸鱼没有哪里拿的出手的


不希望心里没点B数的人乱叫


另外这里非常好勾搭,欢迎找我扩列啊


那什么,如果取关尽快,不取关我就当你是我的人了

是车
针锋对决的车
被屏蔽了
走外链

党费,不知道能不能看清,是手机自带的长图功能

有打算翻唱星辰劫

emmmmmmm

算了,唱歌不好听还是放飞自我吧


晚间作死

*真实事例,请勿作死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
*关爱爪机码字,蟹蟹
*以上

“雷狮,该睡觉了。”

安迷修看了眼还在床上捧着手机不知道干什么的雷狮忍不住开口催促他。

“哦,马上。”

雷狮拖拖拉拉的放下手机打算从床上下来,可脚刚一触地就又冷的缩了回来,如此反复几次他终于适应了冷冰冰的地板温度才走到房间门口穿好拖鞋下楼。

他迷迷糊糊的瞪着快要睁不开的眼洗漱好,上楼前还不忘从一旁的桌上顺走几个橘子。

“安迷修,快,来帮我剥桔子。”

雷狮大爷似的倒在床上,朝安迷修晃了晃手里的橘子,朱红的橘子差点没闪瞎安迷修的眼。

“恶党你不怕蛀牙啊?”

安迷修忍不住吐槽他一句,连多年前对雷狮取的绰号都顺口叫了...

四窝
捂脸
本来想退圈
但是又硬生生被同学拉了回来
悄悄咪咪的说
我又回来填坑了
小声逼逼
自己打自己脸
突然缩成一团

 @桃花酒魂 给桃fafa的文,昨天忘记了,然后就拖了一天,望不嫌弃

以上


  雷狮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变成这样的,他和安迷修被困在了同一个身体里,啧,两人对身体的掌控权不分上下,譬如现在这样,这可真是麻烦极了,他想要去当回海盗,对方偏偏不如他愿,那个坚守骑士道的疯子。他这么想着,抬起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雷狮,你到底想做什么?”


  安迷修的声音在脑子里嗡嗡的回响着。这可不太妙了啊,毕竟现在是属于他的时间,要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了什么对那些小姐说一堆七七八八的骑士道的事,这可就再难改变别对“我”的印象。眼前这具身体到底不是原来的,使用起来总归是没有...

米娜桑请取关我吧w

我爬墙去凹凸啦w

缘见啊w

1.
带着少年人的锐气,朝气,像是破开晨曦前昏暗的第一束光,从此驱散了他身边所有的黑暗。

玉一样的存在,这是薛洋初见晓星尘的印象,少年方端的就像是玉一样,透彻,不是珠宝中最引人的一种,却是他喜欢的。

“你好,我叫晓星尘。”

他从这一刻起,就闯进了薛洋的世界,清风徐徐,吹散他心头笼罩的云雾。

“薛洋。”

很给面子的应了他一句,薛洋挠挠自己有些凌乱的发,才抬起头正式打量着这个年纪和自己无甚相差的少年。

很好看。

真的,就这长相也无愧他清风明月的名头。

他的视线从对方光洁的额头缓缓下移到那双眸子,卷翘的像是蝴蝶翼一样的睫毛,黑色的瞳孔只倒映着他一人,好像他的全世界就是自己一样,这样的感...

若我成风

一个较短的摸鱼更 @棉花  @聂十年  @聂夙殁
我的一个脑洞,个人很喜欢
请关爱手机码字慢的我
以上
1.
薛洋不知带着那贴身不离的锁麟囊带了多久了,许是几十年,或十几年吧,不重要了。 往事皆已成风。 他有时会想,如果当时不那么做,一切是不是会有转机,可很快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只是继续接着找晓星尘的灵魂。
2.
薛洋老了,老的走不动道了。 他的手中还紧紧篡着那锁麟囊。
他最后做了个梦,梦里他过的很开心,可是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原来是,少了晓星尘。
3.
他化成灰,被风卷起,同风一起到这世上每一个角落,最终回到了义城。
他化成了风。
4.
薛洋想,我若成风,未必成他。

© 玄笙 | Powered by LOFTER